首页
新闻
历史
人物
谱牒
民俗
艺术宗教
语言
相册
建筑
富察文化
论坛
宗亲登记
联系我们

金源故地富察氏宗族考

一、 蒲察氏——富察氏——富(傅)氏
“富察氏”的氏族姓氏金代为“蒲察氏” ,并为金代的女真大姓,亦是金代的望族。从金代起即产生音移变化,而没有产生译意上的变化,今日满族富姓(傅姓)的姓氏演变,故此形成了由蒲察氏——富察氏——富(傅)氏的全部演变过程。

蒲察外文名 PuCha , 以部为姓,亦作佛徐逸。为唐末女真“通用三十姓”之一,亦是辽代生女真的主要部落之一,势力强大。据传:富察氏原系辽代女真古老姓氏,始祖马木敦,远祖费莫氏,势力强大。金朝时,为女真黑号之姓中的第二姓,与皇室世代姻亲。
该族共 7 部,已知的有世居安出浒水(今阿什河)蒲察部;斡泯水(清称额尔敏河,在伊通州境内;今日吉林省伊通县境内)蒲察部;还有居姑里甸(今黑龙江省宁安县东京城西的德林石)和阿跋斯水(今吉林敦化县北勒福成河)之间的蒲察部。
经初步考证:金源故地蒲察氏历史名人(32 位) 。建国前部长、勃堇 5 人、知名者 2 人;建国后有:皇后 3 人;皇妃 2 人;驸马都尉 1 人;太子太保兼侍读、修国史、摄太尉 1 人;封兰陵郡王、葛王各 1 人;签枢密参知政事、兼左副元帅,副元帅、权右副元帅、权元帅右都监、元帅左都监各 1 人;金上京、东京、北京留守各 1 人;防御使、节度使 4 人;女真进士 2 人;世戚 2 人; ;列女 1 人。
金元之际,曾冠汉字姓李。 《金国语解》里,载有女真与汉族姓氏的对应关系:  “完颜,汉姓曰王。乌古论曰商。徒单曰杜。女奚曰郎。兀沿曰朱。蒲察曰李。--------- ”
明代中后期,今日富氏的先人在迁徙中,富察氏是以地命名的姓氏。 《八旗满洲氏族通谱》记有: “富察,本系地名,因以为氏。其氏族甚繁,散处于沙济、叶赫……长白山及各地方。 ” “富察氏先世旺吉努,满洲镶黄旗人,世居沙济地方,后金初年率族众投归,清太祖努尔哈赤将族众编为半个佐领,由其统领。 ”族众在女真各部的统一战争中,多有业绩,史料中立传之人达十数人之多。
富察氏家族与清朝同起、同兴、同衰、同败,就像一面镜子,用一家之况缩略了整个王朝的发展史。 “富察氏”的姓氏起源及历史 富察氏是满洲镶黄旗。 富察氏起源 富察氏,满族姓氏,八大姓之一,又作“傅察” 、 “富尔察” ,是女真最古老的姓氏。
今日满族中的富氏与傅氏,为同一原始满族姓氏中富察氏的后裔。富与傅二者之间,只是在冠用汉字时所出现的同音异字。 满族富察氏大约是清代道光末年, 仿效汉族文化习俗,取其满族多音节姓氏中的第一个音节富、傅,而冠用的汉字姓。
二、 金源蒲察氏历史名人(32 位)
( 一)金史上最早记载蒲察氏历史名人(7  位)
1、 景祖时期(1021-----1072 年) :斛鲁短:世居按出虎水蒲察部人。斡泯水蒲察部胡都化勃堇、厮都勃堇。
2、 世祖时期(1073-----1091 年) :蒲察部沙祇勃堇、胡补答勃堇;金源故地富察氏宗族考2特使使阿喜里、蒲察部撒骨出。
(二) 、金朝时期蒲察氏历史名人(25 位)
1、肃宗颇剌淑靖宣皇后位)
1、肃宗颇剌淑靖宣皇后肃宗靖宣皇后是蒲察氏第一位女性历史名人。 祖世居按出虎水蒲察部, 与完颜部世代姻亲。太祖将举兵,入告于后。后曰:“汝邦家之长,见可则行。吾老矣,无贻我忧,汝亦必不至是。”太祖奉觞为寿,即奉后出门,驩酒祷天。后命太祖正坐,号令诸将。自是太祖每
出师还,辄率诸将上谒,献所俘获。天会十五年追谥。
2 、 驸马都尉蒲察石家奴
奴 蒲察石家奴 ,蒲察部人,世居按出虎水。祖斛鲁短,金世祖外孙。桓赧、散达之乱,昭肃皇后父母兄弟皆在敌境,斛鲁短以计迎还之。
石家奴自幼时抚养于太祖家,及长,太祖以女妻之。年十五,从攻宁江州,败辽主亲军,攻临潢府皆有功,袭谋克。其后,自山西护齐国王谋良虎之丧归上京,道由兴中。是时,方攻兴中未下,石家奴置柩于驿,率其所领猛安兵助王师,遂破其城。 从完颜宗望讨张觉。
再从完颜宗翰伐宋。宗翰闻宗望军已围汴,遣石家奴计事,抵平定军遇敌兵数万,败之,遂见宗望。已还报,宗翰闻其平定之战,甚嘉之。明年,复伐宋,石家奴隶完颜娄室军。娄室讨陕西未下,石家奴领所部兵援之。既而,以本部屯戍西京,会契丹大石出奔,以余睹为元帅,石家奴为副,袭诸部族以还。未几,有疾,退居乡里。 天眷间,授侍中、 驸马都尉。再以都统定边部,熙宗赐御书嘉奖之。封兰陵郡王。除东京留守,以病致仕。卒,年六十三,加赠郧王。正隆夺王爵,封鲁国公。 卷 120 列传第 58:
附:驸马城遗址
驸马城遗址位于哈尔滨市阿城区杨树乡,1995 年 6 月 6 日经哈尔滨市人民政府公布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此为金代古城址,当地俗称"驸马城"。 驸马城遗址地处坡地,北高南低,整个城址地势高于周围,城内及城外东、西、北三面均是耕地,南城垣外侧紧靠居民住宅。
遗址平面呈长方形,周长约 1496 米。东墙长约 275 米,残高约 3 米;南墙长约 457 米,残高约 2.5 米;西墙长约 297 米,高约 2 米;北城垣长 467 米,残高约 3.5 米,基宽 5~6 米。城垣为夯土版筑,东西城墙中间各有一门址,均附筑瓮城。角楼 3 处,分布于东南角、西南角和西北角,现在西北角角楼高于城垣0.5 米,其它两处略有突出。马面现存 10 处,分布在东、西、北三面城垣,南城垣马面已无法辨识。 城址东南 1 公里马神庙屯北侧 500 米的转山子曾出土过著名的"承安宝货"银锭,城内外曾发现较多的金代砖瓦、钱币及瓷片等。现城址内布纹瓦残片及青砖碎块随处可见。 驸马城建于金代早期,金后未见详细文字记载。此城是金代驿路即会宁头铺。是金初上京通往长春州、泰州而进入中原地区的第一个驿站。在其一侧尚有当年古道的遗迹。是金兀朮运粮河与金上京中间的集散地。 根据驸马城所处的地理位置及相关资料,可以看出该城在当时金上京通往中原的要道中起至关重要的作用。
3 、钦慈皇后蒲察氏
金源故地富察氏宗族考
钦慈皇后,蒲察氏。母为金太祖之妹。金太祖完颜阿骨打第三子金睿宗完颜宗尧元配,金世宗完颜雍的嫡母。
天会十三年(1135 年) ,完颜宗尧去世,追封他潞王,而蒲察氏被封为潞迁妃,后来又进封冀国王妃、许王妃。大定元年(1161 年) ,金世宗上谥号为钦慈皇后,次年祔葬景陵。
《金史 列传第二 后妃下》载:睿宗钦慈皇后,蒲察氏。睿宗元配。后之母,太祖之妹也。睿宗为左副元帅,天会十三年薨,追封潞王,后封路迁妃。皇统六年,进号冀国王妃。
天德间,进国号。正隆例,亲王止封一字王,睿宗封许王,后封许王妃。世宗即位,睿宗升祔,追谥钦慈皇后。赠后曾祖赛补司空、韩国公,祖蒲刺司徒、郑国公,父按补太尉、曹国公。大定二年,祔葬景陵。
世宗尝曰: “今之女直,不比前辈,虽亲戚世叙,亦不能知其详。太后之母,太祖之妹,人亦不能知也。 ”谓宗叙曰: “亦是卿父谭王之妹,知之乎?”宗叙曰: “臣不能知也。 ”上曰: “父之妹且不知,其如疏远何” 。十九年,后族人劝农使莎鲁窝请致仕,宰相以莎鲁窝未尝历外,请除一外官,以均劳佚。上曰: “莎鲁窝不闲政事,不可使治民。虽太后戚属,富贵之可也。 ”不听。贞懿皇后,李氏,世宗母,辽阳人。父雏讹只,仕辽,官至桂州观察使。天辅间,选东京士族女子有姿德者赴上京,后入睿宗邸。七年,世宗生。天会十三年,睿宗薨,世宗时年十三。后教之有义方,尝密谓所亲曰: “吾儿有奇相,贵不可言。 ”居上京,内治谨严,臧获皆守规矩,衣服饮食器皿无不精洁,敦睦亲族,周给贫乏,宗室中甚敬之。
后性明敏,刚正有决,容貌端整,言不妄发。旧俗,妇女寡居,宗族接续之。后乃祝发为比丘尼,号通慧圆明大师,赐紫衣,归辽阳,营建清安禅寺,别为尼院居之。贞元三年,世宗为东京留守。正隆六年五月,后卒。世宗哀毁过礼,以丧去官。未几,起复为留守。是岁十月,后弟李石定策,世宗即位于东京,尊谥为贞懿皇后,其寝园曰孝宁宫。 大定二年,改葬睿宗于景陵。初,后自建浮图于辽阳,是为垂庆寺,临终谓世宗曰: “乡土之念,人情所同,吾已用浮屠法置塔于此,不必合葬也。我死,毋忘此言。 ”世宗深念遗命,乃即东京清安寺建神御殿,诏有司增大旧塔,起奉兹殿于塔前。敕礼部尚书王竞为塔铭以叙其意。赠后曾祖参君司空、潞国公,祖波司徒、卫国公,父雏讹只太尉、隋国公。四年,封后妹为邢国夫人,赐银千两、锦绮二十端、绢五百匹。九年,神御殿名曰报德殿。诏翰林学士张景仁作《清安寺碑》 ,其文不称旨,诏左丞石琚共修之。十三年,东京垂庆寺起神御殿,寺地褊狭,诏贾傍近民地,优与其直,不愿鬻者以官地易之。二十四年,世宗至东京,幸清安、垂庆寺。 金史 列传第二 后妃下
4 、蒲察胡盏
蒲察胡盏,按出浒水人。年十八从军,其父特厮死,袭为谋克天辅间,夏以兵三万出天德路,胡盏从娄室迎战,以兵三百败敌二千。天会三年,大军攻太原,城中出兵万余来战,胡盏以所领千户军击之,复败敌兵三万余于榆次境。六年,从娄室攻京兆,以所部兵屡与宋人接战,皆先登有功。七年,取邠州,遇宋人二十余万,我军右翼少却。时胡盏为左翼千户,摧锋陷阵,敌遂败去。败张浚富平复有功。十三年,击关师古于临洮众三万余。秦州之战。南宋绍兴十一年(金皇统元年,1141)八月,金西路军统帅完颜杲派部将蒲察胡盏、完颜习不主,合军 5 万余人,进据秦州(今甘肃天水市)东北刘家圈,伺机南下入川。宋川陕宣抚副使胡世将,命右护军都统制吴璘,率军 2.8 万,自河池(今甘肃徽县南)北上,抗击金军,收复秦州等地。九月十六,吴璘攻克秦州后,移师至刘家圈以南。刘家圈地处高原,前临峻岭,背靠腊家城(今甘肃秦安东) ,易守难攻,金军凭险扎营,自信宋军不敢来攻。吴璘察看地形后,为避金军骑兵自上而下冲击宋军,决定上原列阵。二十一日,吴金源故地富察氏宗族考璘佯约金军次日决战,当天深夜,乘其不备,率精兵越岭上原,并命部将张士廉绕至原后,控扼腊家城,断金军退路。吴璘上原后,在剡家湾组成“叠阵” ,以持不同兵器的步兵多层配置,以骑兵居于侧后。阵成,万炬突燃,引金军出战。胡盏恃勇率兵出击,吴璘指挥“叠阵”中的弓弩手轮番发射,连续打退金军数十次冲击,乘其退却,派骑兵追击,金军大败,被杀数千,降者万余。由于张士廉误期,致使胡盏、习不主率余部退入腊家城。宋军围城猛攻,将破之际,宋高宗为向金求和,却诏令吴璘回师。破吴璘兵。胡盏从攻泾州,从破德顺、秦、巩、临洮、河、兰等州,破吴璘兵,胡盏皆有力焉。 外授德顺州刺史,改陇州防御使。凤翔尹。卒,年五十五。 卷 81 列传第 19:
5、蒲察世杰
蒲察世杰,本名阿撒,曷速馆斡笃河人,徙辽阳。初在梁王宗弼军中。为人多力,每与武士角力赌羊,辄胜之。能以拳击四岁牛,折胁死之。有粮车陷淖中,七牛挽不能出,世杰手挽出之。宗敏为东京留守,召置左右。
海陵篡立,即以为护卫。海陵谓世杰曰:“汝勇力绝伦,今我兄弟有异志者,期以十日除之,则有非常之赏,仍尽以各人家产赐汝。”世杰受诏而不肯为。已过十日,海陵怒,面责之。世杰曰:“臣自誓不以非道害物,虽死不敢奉诏。”海陵爱其勇,不之罪也。
正隆四年,调诸路兵伐宋,年二十以上、五十以下皆籍之。他使者唯恐不如诏书,得数多,世杰往曷懒路,得数少。海陵怪问之,对曰:“曷懒地接高丽,今若多籍其丁,即有缓急,何以为备?”海陵喜曰:“他人用心不能及也。”除同知安国军节度使事,赐银二百五十两、绢彩六百匹、马二疋。是时征发不已,民不堪命,犯法者众,邢久无长吏,狱囚积四百余人。世杰到官月余,决遣略尽。入为宿直将军,以事往胡里改路,还奏:“契丹部族大抵皆叛,百姓惊扰不安。今举国南伐,贼若乘虚入据东土根本之地,虽得江、淮,无益也。
宜先讨平契丹,南伐未晚。”海陵不悦曰:“诏令已出矣。今以三万兵选将屯中都以北,足以镇压。”世杰又曰:“若东土大族附于贼,恐三万众未易当也。”海陵不听。
及发汴京,授郑州防御使,领武捷军副总管。大军渡淮,世杰以军三千护粮餫东下,败宋兵数千人,夺其战船甚众。至和州境,击宋兵五万人走之。明日,使其子兀迭领二百八十骑为应兵,自领八百骑前战。连射六十余人,皆应弦而毙,宋兵遂奔溃。海陵欲观水战,使世杰领水军百人试之。宋人舟大而多,世杰舟小,乃急进,至中流取胜而还。大定初,世杰复取陕州,败宋兵石壕镇,复败宋援兵三千人,遂围陕州。宋兵二千自潼关来,世杰以兵二百四十迎击之,射杀十余人,宋兵败走。复败之于土壕山,生擒一将。复以兵三百至斗门城,遇宋兵万余,宋将三人挺枪来刺世杰,世杰以刀断其枪,宋兵乃退。复以四谋克军败宋兵于土华,复围陕州。世杰尝擐甲佩刀,腰箭百只,持枪跃马,往来军中。敌人见而异之,曰:“真神将也。”亲率选卒二百余人穴地以入,城遂拔。再破宋军三万人,复虢州。
未几,为卫州防御使,改河南路统军都监。召赴阙,上慰劳良久,除西北路副统,赐厩马、弓矢、佩刀。从仆散忠义讨契丹。贼平,改华州防御使,与徒单合喜经略陇右。合喜复德顺,至东山堡,宋兵捍绝樵路,世杰击走之,追至城下。城中出兵约二万余,败之,杀伤甚众。宋经略使荆皋弃德顺走,世杰与左都监璋追破其军。改亳州防御使,四迁通远军节度使。宋人辄入巩州境粜米面,有司执之,世杰署案作归附人,纵遣之。译吏蔡松寿诬府主谋叛,坐斩。十八年,起为弘州刺史。母忧去职。累迁亳州防御使,卒。
世杰少贫,然疏财尚气,每临阵,敌众既败,必戒士卒毋纵杀掠。平居非忠孝不言,亲贤乐善,甚获当世之誉云。《金史》卷九十一《蒲察世杰传》 :

6、海陵昭妃阿里虎
金源故地富察氏宗族考海陵昭妃阿里虎,姓蒲察氏,驸马都尉没里野女。初嫁宗盘子阿虎迭。阿虎迭诛,再嫁宗室南家。南家死,是时南家父突葛速为元帅都监,在南京,海陵亦从梁王宗弼在南京,欲取阿里虎,突葛速不从,遂止。及篡位方三日,诏遣阿里虎归父母家。阅两月,以婚礼纳之。
数月,特封贤妃,再封昭妃。阿里虎嗜酒,海陵责让之,不听,由是宠衰。
7、海陵蒲察阿虎迭
蒲察阿虎迭女叉察,海陵姊庆宜公主所生,嫁秉德之弟特里。秉德诛,当连坐,太后
使梧桐请于海陵,由是得免。海陵白太后欲纳叉察。太后曰:“是儿始生,先帝亲抱至吾家
养之,至于成人。帝虽舅,犹父也,不可。”其后,嫁宗至安达海之子乙刺补。海陵数使人
讽乙刺补出之,因而纳之。叉察与完颜守诚有奸,守诚本名遏里来,事觉,海陵杀守诚,太
后为叉察求哀,乃释之。叉察家奴告叉察语涉不道,海陵自临问,责叉察曰:“汝以守诚死
詈我邪?”遂杀之。
8 、世戚蒲察鼎寿
蒲察鼎寿,本名和尚,上京曷速河人,钦怀皇后父也。赋性沉厚有明鉴,通契丹、
汉字,长于吏事。尚熙宗女郑国公主。贞元三年,以海陵女弟庆宜公主子加定远大将军,为
尚衣局使,累官器物局使。大定二年,加驸马都尉,职如故。历符宝郎、蠡州刺史、浚州防
御使,有惠政,两州百姓刻石纪之。迁泰宁军节度使,历东平府、横海军,入为右宣徽使,
改左宣徽,授中都路昏得浑山猛安曷速木单世袭谋克。改河间尹。号令必行,豪右屏迹。有
宗室居河间,侵削居民,鼎寿奏徙其族于平州,郡内大治。卒官。上闻之深加悼惜。丧至香
山,皇太子往奠,百官致祭,赙银彩绢。明昌三年,以皇后父赠太尉、越国公。 鼎寿既世
连姻戚,女为皇后,长子辞不失凡三尚定国、景国、道国公主。其宠遇如此,未尝以富贵骄
人,当时以为外戚之冠云。金史-卷一百二十 列传第五十八卷 120 列传第 58:
9 、钦怀皇后蒲察氏
赠太尉、越国公蒲察鼎寿金章宗钦怀皇后蒲察氏,正室,早逝。
10 、蒲察辞不失凡
蒲察鼎寿长子蒲察辞不失凡,金代道国公主下嫁。 《金史 列传第五十八》 鼎寿既世
连姻戚,女为皇后,长子辞不失凡三尚定国、景国、道国公主。其宠遇如此,未尝以富贵骄
人,当时以为外戚之冠云。
11、蒲察斡论
蒲察斡论,上京益速河人,徙临潢。祖忽土华,父马孙,俱赠金紫光禄大夫。斡论刚
毅有技能。天辅初,以功臣子充护卫,迁左卫将军、定武军节度使,召为右副都点检。天德
初,授世袭临潢府路曷吕斜鲁猛安,改东平尹,赐钱千万,累除河南尹。海陵伐宋,以本官
为右领军都监。大定二年,仍为河南尹,兼河南路都统军使。宋以万人据寿安县,嵩州刺史
金源故地富察氏宗族考
6
石抹突剌、押军万户徒单赛补以骑兵三百巡逻,遇于县东,请师于斡论。斡论使猛安完颜鹘
沙虎率七百人助之。宋兵多,突剌使士卒下马,跪而射之。宋兵不能当,走入县城。突剌进
逼之,宋人弃城去,追及于铁索口,复大败之,遂复寿安。改 北京留守、大定尹,卒官。
卷 86 列传第 24:
12、世戚蒲察阿虎迭
蒲察阿虎迭,初授信武将军,尚海陵姊辽国长公主迪钵,为驸马都尉。辽国薨,继尚
邓国长公主崔哥。皇统三年,为右副点检。五年,使宋为贺正旦使,改左副点检,礼部、工
部尚书,广甯、咸平、临潢尹,武定军节度使, 封葛王。薨年二十八。海陵亲临葬,赠谭王。
正隆例赠特进楚国公。 卷 120 列传第 58:
13 、蒲察通
蒲察通,本名蒲鲁浑,中都路胡土爱割蛮猛安人也。熙宗选护卫,见通名,以笔识之。
通以父老,恳乞就养。众讶之曰: “得充侍卫,终身荣贵,今乃辞,过人远矣。 ”朝廷义而从
之。后因会葬宋王宗望于房山,以门阀,加昭信校尉,授顿舍。改御院通进。
海陵伐宋,隆州诸军尤精锐,付通总之。兵压淮,令通率骑二百先济觇敌。及弇中,
敌兵跃出,通按兵直前,傍有舞槊来刺者,回身射之,应弦而毙。诸军并击,败之。海陵召
见,喜形于色,曰: “兵事定,汝勿忧爵赏。 ”至扬州,通营别屯。是夜,海陵遇弑,有来告
者,通欲执而杀之,续闻其实,哀闷仆地,众掖而起,径入营门哭之。
军还, 入见, 世宗顾谓近臣曰: “朕素知是人,幼尝从游, 性温厚, 有识虑,又精骑射。 ”
授尚厩局副使。又谕近臣曰: “常令见朕,欲问以事而考其言,朕将用之。 ”窝斡反,命通佩
金符,诣军前督战。贼破,以功授世袭谋克。奚人乱,承诏继往莅军。迁本局使,以母丧免。
起为殿前右卫将军,兼领闲厩。寻命其子蒲速烈尚卫国公主。出为肇州防御使,赐以金带,
仍谕以补外之意,因戒敕之,语在《世宗纪》中。寻擢蒲与路节度使,移镇归德军,迁西南
路招讨,入知大兴府事,除殿前都点检。初,大理卿阙,世宗欲令通为之,问宰臣,对曰:
“通,点检器也。 ”上曰: “点检繁冗,无由显其能。通明敏才干,正掌法之官。 ”又曰: “通
之机识,崇尹不及也。 ”
大定十七年,拜尚书右丞,转左丞。诏议推排猛安谋克事,大臣皆以为止验见在产业,
定贫富,依旧科差为便。通言: “必须通括各谋克人户物力多寡,则贫富自分。贫富分,则
版籍定,如有缓急,验籍科差,富者不得隐,贫者不重困。与一例科差者,大不侔矣。 ”上
是通言,谓宰臣曰: “议事当如通之尽心也。 ”阅三岁,进平章政事,封任国公。
世宗将幸上京,以通朝廷旧人,命为 上京留守,先往镇抚之。
二十五年,除知真定府事,世宗曰: “朕复欲相卿,惜卿老矣,故以此授卿。 ”仍赐钱千
贯。未几,改知平阳府事,移凤翔,致仕。明昌四年,上谕宰臣曰: “通先朝重臣,年虽高
而未衰。 ”因命知广宁府事。累表请老,复以 开府仪同三司致仕。承安三年薨。
谕旨于其弟曰: “旧制,致仕宰相无祭葬礼,通旧臣懿戚,故特命敕祭及葬。 ”初,通在
政府,举太子率府完颜守贞、监察御史裔俱可大用,其后皆为名臣,世多其知人云。 卷 95
列传第 33:
14、循吏蒲察郑留
蒲察郑留,字文叔,东京路斡底必剌猛安人。大定二十二年进士,调高苑主薄、浚州
金源故地富察氏宗族考
7
司候,补尚书省令史,除鉴察御史,累迁北京、临潢按察副使、户部侍郎。御史台奏郑留前
任北京称职,迁陕西路按察使,改顺义军节度使。西京人李安兄弟争财,府县不能决,按察
司移郑留平理。月余不问,会释奠孔子庙,郑留乃引安兄弟与诸生叙齿,列坐会酒,陈说古
之友悌数事。安兄弟感悟,谢曰:“节使父母也,誓不复争。”乃相让而归。朔州多盗,郑
留禁绝游食,多蓄兵器,因行春抚谕之,盗乃衰息,狱空。赐锡宴钱以褒之。改利涉军节度
使。诏括马,郑留使百姓饲养以须,御史劾之。既而伐宋,诸语括马皆瘦,惟隆州马肥,乃
释郑留。大安初,徙安国军。二年,知庆阳府事。三年,夏人犯边,郑留击走之。至甯元年,
改知平凉府。是时,平凉新被兵,夏人复来攻,郑留招溃卒为御守计,夏兵退,迁官四阶。
贞祐二年,改 东京留守,致仕。贞祐四年,卒。
郑留重厚寡言笑,人不见其喜愠,临终取奏稿尽焚之。 卷 128 列传第 66:
15、蒲察思忠
蒲察思忠,本名畏也,隆安路合懒合兀主猛安人。大定二十五年进士,调文德、漷阴主
簿,国子助教,应奉翰林文字,太学博士,累迁涿州刺史,吏部郎中,迁潞王傅。被诏与翰
林侍读学士张行简讨论武成王庙配等列,思忠奏曰: “伏见武成王庙配享诸将,不以世代为
先。后按唐祀典,李靖、李勣居吴起、乐毅上。圣朝太祖以二千之众,破百万之师,太宗克
宋,成此帝业,秦王宗翰、宋王宗望、娄室、谷神与前代之将,各以功德间列可也。”思忠
论多矫饰,不尽录,录其颇有理者云。迁大理卿,兼左司谏,同修国史。
泰和六年,平章政事仆散揆宣抚河南,诏以备御攻守之法,集百官议于尚书省。廷臣尚
多异议,思忠曰:“宋人攻围城邑,动至数千,不得为小寇。但当选择贤将,宜攻宜守,临
时制变,无不可者。”上以为然。顷之,迁翰林侍讲学士兼左谏议大夫,大理卿、同修国史
如故。再阅月,兼知审官院正职,外兼四职自思忠始。宋人请和。赐银五十两、重彩十端。
丁母忧,起复侍讲学士,兼谏议、修史、知审官院,转侍读,兼兵部侍郎。
贞祐初,胡沙虎请废卫绍王为庶人,思忠与奥屯忠孝阿附胡沙虎,曰:“窃人之财,犹
谓之盗,况偷天位以私己乎!”宣宗不从。顷之, 迁太子太保兼侍读、修国史。二年春,享
于太庙,思忠摄 太尉,醉殴礼直官,御史台劾奏,降秘书监兼同修国史。顷之,迁翰林学士
同修国史,卒。 卷 104 列传第 42:
16、蒲察移剌都
蒲察移剌都,东京猛安人。父吾迭,太子太傅致仕。移剌都勇健多力,充护卫十人长,
调同知秦州防御使事、武卫军钤辖,以忧去官。起复武器署令。从军,兵溃被执。贞祐二年,
与降兵万余人俱脱归。迁隆安府治中,赐银百两,重币六端,遥授信州刺史。有功,迁蒲与
路节度使兼同知上京留守事,进三阶,改知隆安府事。逾年,充辽东、上京等路宣抚使兼左
副元帅。再阅月,就拜尚书右丞。移剌都与上京行省蒲察五斤争权,及卖隆安战马,擅造银
牌,睚眦杀人,已而矫称宣召,弃隆安赴南京,宣宗皆释不问。除知河南府事,俄改元帅左
监军,权左副元帅,充陕西行省参议官。无何,兼陕西路统军使。兴定二年四月,明年,转
左都监
明年,转
左都监。 院事,权右副元帅,行枢密院于邓州。御史台奏移剌都在军中,买沙覆道,盗用官
银,矫制收禁书,指斥銮舆,使亲军守门,护卫押宿,拟前后卫仗,婢妾效内人妆饰等数事。
诏吏部尚书阿不罕斜不失鞫之,坐是诛。
赞曰:读《金史》,至张行信论奥屯忠孝事,曰:嗟乎,宣宗之不足与有为也如此!夫
进退宰执,岂无其道也哉!语其亲知,讽之求去,岂礼邪?是故奥屯忠孝、蒲察思忠之党比,
纥石烈胡失门之疲众, 完颜宇之轻信误国, 斡勒合打之诋讼上官, 于是曾不之罪, 失政刑矣,
金源故地富察氏宗族考
8
岂小惩大诫之道哉! 卷 104 列传第 42:
17、蒲察阿里
18、
蒲察阿里,兴州路人。以荫补官,充护卫十人长、武器署令,转宿直将军,迁右卫
副将军。宋兵犯分道铺,驰驿赴边,伺其入,以伏兵掩之。改提点器物局。泰和伐宋,从右
副元帅匡为副统,攻宜城县,取之。八年,以功迁武卫军副都指挥使。大安元年,同知南京
留守事,徙寿州防御使,迁兴平军节度使。崇庆初, 迁元帅右都监,明年,转左都监。时都
城被围,道路梗塞,阿里由太原至真定,率师赴援,抵中山,不克进。贞祐二年,移驻大名。
征河南镇防军图再举,众既惮于行,而阿里遇之有厚薄,军变,遇害,众因逃散。宣宗诏元
帅左都监完颜弼安集其军,赦首恶以下,河南统军司更加抚谕。 卷 103 列传第 41:
18 、 、蒲察娄室
蒲察娄室,东北路按出虎割里罕猛安人。泰和三年进士。调庆都、牟平主簿,以廉能迁
中都右警巡副使。补尚书省令史,知管差除。贞祐初,除吏部主事、监察御史。丁母忧,服
阙,充行省经历官,改京兆治中,遥授定西州刺史,充元帅参议官。兴定二年,与元帅承裔
攻下西和州。白撒由秦州进兵抵栈道,宋人悉锐来拒。娄室乘高立帜,策马旋走,扬尘为疑
兵,别遣精骑掩出其后,宋兵大溃,乘胜遂拔兴元。进一阶,除丹州刺史。再迁同知河中府
事, 权元帅右都监、河东路安抚使。复取平阳、晋安,优诏褒宠,进一阶,赐银二百两、重
币二十端,遥授孟州防御使,权都监如故。将兵救鄜州,转战而至,城破死之。赠资德大夫、
定国军节度使,谥襄勇。敕行省求其尸以葬。 卷 122 列传第 60: 忠义二
19 、蒲察合住
蒲察合住,以吏起身,久为宣宗所信,声势烜赫,性复残刻,人知其蠹国而莫敢言。
其子充护卫,先逐出之。继而合住为恒州刺史,需次近县。后大兵入陕西,关中震动。或言
合住赴恒州为北走计,朝廷命开封羁其亲属,合住出怨言曰: “杀却我即太平矣。 ”寻为御史
所劾,初议笞赎,宰相以为悖理,斩于开封府门之下。故当时有宣朝三贼之目,谓王阿里、
蒲察咬住,合住其一也。 金史兴定中,驸马仆散阿海之狱,京师宣勘七十余所,阿里辈乘
时起事以肆其毒,朝士惴惴莫克自保,惟独吉文之在开封府幕,明其不反,竟不署字,阿海
诛,文之亦无所问。 参考资料 金史卷一百二十九 列传第六十七
20、酷吏蒲察合住
蒲察合住,以吏起身,久为宣宗所信,声势烜赫,性复残刻,人知其蠹国而莫敢言。
其子充护卫,先逐出之。继而合住为恒州刺史,需次近县。后大兵入陕西,关中震动。或言
合住赴恒州为北走计,朝廷命开封羁其亲属,合住出怨言曰:“杀却我即太平矣。”寻为御
史所劾,初议笞赎,宰相以为悖理,斩于开封府门之下。故当时有宣朝三贼之目,谓王阿里、
蒲察咬住,合住其一也。
兴定中,驸马仆散阿海之狱,京师宣勘七十余所,阿里辈乘时起事以肆其毒,朝士惴惴
莫克自保,惟独吉文之在开封府幕,明其不反,竟不署字,阿海诛,文之亦无所问。 咬住,
正大初致仕,居睢阳,溃军变,与其家皆被杀。
金源故地富察氏宗族考
9
初,宣宗喜刑罚,朝士往往被笞楚,至用刀杖决杀言者。高琪用事,威刑自恣。南渡之
后,习以成风,虽士大夫亦为所移,如徒单右丞思忠好用麻椎击人,号“麻椎相公”。李运
使特立号“半截剑”,言其短小锋利也。冯内翰璧号“冯刽”。雷渊为御史,至蔡州得奸豪,
杖杀五百人,号曰“雷半千”。又有完颜麻斤出,皆以酷闻,而合住、王阿里、李涣之徒,
胥吏中尤狡刻者也。 卷 129 列传第 67:
21 、蒲察官奴
蒲察官奴年少时曾被蒙古人俘虏,回到金国后,加入忠孝军,屡立战功,最终成为忠孝
军的首领。在归德政变中,蒲察官奴杀死朝廷各级官吏三百多人,杀死将兵、百姓死三千人
左右。在归德之战中,蒲察官奴大胜蒙古军,但不久蒲察官奴就在碧照堂被他所软禁的金哀
宗及金哀宗的亲信女奚烈完出、宋乞奴、纳兰忔答、吾古孙爱实暗杀。
中文名 蒲察官奴 国 籍金国 民 族女真族 出生地 不详 出生日期 不详 逝世日期
1233 年(天兴 2 年) 将领 主要成就 在归德之战大败蒙古军 目录 1 人物生平 ▪ 早年经
历 ▪ 仕宦前期 ▪ 归德政变 2 历史评价 3 史书记载 人物生平编辑 早年经历 蒲察官奴,
年少时曾经被蒙古兵俘虏,往来于河朔间。后因犯了奸淫罪,蒲察官奴被关在燕城狱中,后
来他劫狱逃到夏津,杀死回纥使者,获得马匹钱财,回到金国。
仕宦前期 金国朝廷因为蒲察官奴是女真人,特别恩准他担任忠孝军万户。忠孝军每
月的俸禄很忧厚,蒲察官奴每天与一些不守法度的人赌博,被有关部门弹劾。但因为蒲察官
奴刚从河朔回到金国,金哀宗以他还不了解金国法律为原因,下令不追究他。
移剌蒲阿攻打平阳,蒲察官奴请求从征,战后,他论功第一,升任忠孝军提控,佩金符。
金军在三峰山战败后,蒲察官奴逃往襄阳。在襄阳,蒲察官奴游说南宋制使,打算攻取
金国的邓州献给南宋,以投诚取信于南宋。南宋制使相信了蒲察官奴,甚至与蒲察官奴一起
饮酒。
不久,蒲察官奴听说蒙古军已经停止进攻汴京,又开始策划北归金国。蒲察官奴派遣移
剌留哥进入邓州,游说金国邓州元帅粘合,称欲胁迫南宋军作北归的计划。移剌留哥将蒲察
官奴一军的实情告知粘合, 蒲察官奴随继率领骑卒十余人入邓州城议事。 粘合却准备在城门
外的月城中捉拿蒲察官奴。蒲察官奴立即驱马奔回,面见宋国制史,借得骑兵五百,劫掠邓
州周边的小城,抢得牛羊数百头,得到了南宋一方的信任。但蒲察官奴突然袭击宋军,得马
三百匹,来到邓州城下,移书粘合,辨理屈直,将三百匹马留在邓州后就离去。
然后,蒲察官奴把忠孝军提控姬旺捆绑起来,诈称为敌军的唐州太守,给姬旺戴上刑
具,押送向北行进,从沿途的兵营取得食用供给,因此得入汴京城。
当时舆论认为蒲察官奴出入南北军之间,行数千里而不胆怯,其智略有可取之处。金国
宰相( 《金史》仅记载为宰相,未记载其人姓名)认同蒲察官奴的智略,让他担任权副都尉。
[2] 不久,蒲察官奴带领数百人闯入蒙古军围猎的骑兵中,生擒了一回纥人回来,之后又巡
掠黄陵、八谷等处,抢得很多牛羊、粮食、财货。因此转正都尉。又以军至黄陵,几获镇州
大将,于是中外皆以为可用,遂拜为元帅,统马军。因此功,不久蒲察官奴转为正都尉。接
着蒲察官奴带兵到黄陵,差点活捉蒙古的镇州大将。于是,金国朝廷内外都认为蒲察官奴能
担当重任。蒲察官奴被任命为忠孝军元帅,统领忠孝军的骑兵。
归德政变 1232 年(天兴元年) ,蒲察官奴随金哀宗北渡。1233 年(天兴 2 年) ,归德
知府石盏女鲁欢因兵马多粮草少, 担心供应不上, 向金哀宗请求让河北兵败来归德的人和亲
卫军到徐、宿、陈三州自行觅食。金哀宗迫不得已答应了石盏女鲁欢的请求,于是召来蒲察
官奴并告诫: “石盏女鲁欢解散了所有卫兵,你要小心。 ”
这时只有蒲察官奴的忠孝军四百五十人和马用的兵士七百人留在归德府中,马毅原为
金源故地富察氏宗族考
10
果毅都尉, 金哀宗来到归德之后才晋升为元帅。 金哀宗议事只召马用, 而不让蒲察官奴参与,
所以蒲察官奴开始有加害马用的想法。
这时蒙古将军忒木泬进攻归德,蒲察官奴既然已经掌握兵权,私下与国用安策划,准
备强求金哀宗去海州。金哀宗没有去海州的意愿。蒲察官奴又曾请金哀宗北渡,然后再策划
收复失土,石盏女鲁欢从中阻挠,金哀宗又没有答应。由此,蒲察官奴便有了反叛之意。而
且,蒲察官奴的手下配合外敌,肆意抢掠,蒲察官奴也不加以禁止。于是左丞李奚、左右司
郎中张天纲、近侍局副使李大节都上奏蒲察官奴有反状。金哀宗私下里很担心,命令马军总
领纥石烈阿里合、皇族完颜习显暗中查探蒲察官奴的动静。
金哀宗惧怕蒲察官奴与马用自相残杀,造成动乱,命令宰相设宴劝说他们和解。马用
于是消除了对蒲察官奴的防备。不久,蒲察官奴乘机率军进攻马用军。马用军败走。蒲察官
奴乱杀军民,以士卒五十人看守行宫。蒲察官奴劫持朝廷命官,把他们都聚集在水官毛花辇
的家中,并派兵监视。蒲察官奴驱赶参知政事石盏女鲁欢回到自己的家中,勒令他交出所有
金银财宝,然后再把他杀了。蒲察官奴一共杀了自左丞李蹊已下三百多个朝廷各级官吏,军
中将领、禁卫兵、老百姓死三千人左右。郎中完颜胡鲁剌、都事冀禹锡跳水自杀。
叛乱当晚, 蒲察官奴带兵入见金哀宗, 说: “石盏女鲁欢等人谋反作乱, 已经被臣杀了。 ”
金哀宗不得已,赦免其罪,并任命蒲察官奴为 枢密副使、权参知政事。
蒲察官奴之母在自从河北金军溃败于蒙古兵之手后, 就被蒙古兵俘虏。 蒲察官奴成为枢
密副使后, 金哀宗让蒲察官奴借其母被俘事向蒙古设计请和。 于是蒲察官奴秘密遣使告诉蒙
古军统帅忒木泬,他欲劫持金哀宗出降,蒙古军信以为真,放归他的母亲,并派来使者二十
余人,都是契丹人、女真人。蒲察官奴通过蒙古军的使者了解到蒙古军情况,并策划了进攻
蒙古军的计划。
但是忠孝军将士只知道要议和,不知内幕。议和活动遭到强烈反对。忠孝军都统张某
( 《金史》失其名)率领本部人马一百五十人包围蒲察官奴之家,斥责蒲察官奴: “你想将皇
帝卖给蒙古人,我们这些人都是不可能被蒙古人宽恕的人,让我们归向什么地方呢?”蒲察
官奴害怕,于是向大家保证不与蒙古通谋,并表示把母亲交给张某作人质,风波平息。
五月五日晚,蒲察官奴率忠孝军四百五十人,夜袭蒙古军,取得大胜。蒙古军腹背受
敌,蒙古将领槊直腯鲁华一军皆没,损失三千五百人。此战史称归德之战。因此功,金哀宗
正式任命蒲察官奴为 参知政事、兼左副元帅,并将自己的御马赐给蒲察官奴。
蒙古兵撤退后,蒲察官奴进入亳州,留完颜习显总领其军。金哀宗在照碧堂坐朝,百官
无一人敢上奏对答,金哀宗每天悲泣: “自古无不亡之国、不死之君,但恨我不知用人,故
为此奴(蒲察官奴)所囚。 ”这时,内局令宋乞奴与奉御吾古孙爱实、纳兰忔答、女奚烈完
出密谋诛蒲察官奴。当时有人传言,蒲察官奴密谋胁迫金哀宗让出皇帝位,以图恢复山东,
事不成功就把金哀宗献给南宋,自赎投宋又反宋的反复无常之罪。
蒲察官奴已经前往亳州,金哀宗召蒲察官奴来归德,告知要去蔡州之事,蒲察官奴不
满,愤愤离去。金哀宗决心诛除蒲察官奴,就与内侍宋乞奴进行了安排,下令让裴满抄合召
宰相议事,女奚烈完出埋伏在碧照堂门间。蒲察官奴进见,金哀宗呼叫参政,蒲察官奴立即
答应。女奚烈完出从蒲察官奴的身后刺他的肋下。金哀宗也亲自拔剑砍蒲察官奴。蒲察官奴
受伤后跳下庭阶逃走,女奚烈完出喝令纳兰忔答、吾古孙爱实追上并杀了蒲察官奴。
《金史》评价蒲察官奴素来反复无常,忽南忽北,像飞龙变化截然不同似的。金哀宗曾
一度将蒲察官奴倚为腹心,最终仍然被他软禁于照碧堂,与囚犯差不多。蒲察官奴对待金哀
宗,与南北朝时期侯景囚困梁武帝的行为大同而小异。
《金史·卷一一六列传第五十四蒲察官奴传》 卷 116 列传第 54:
金源故地富察氏宗族考
11
22 、蒲察琦
蒲察琦,本名阿怜,字仁卿,棣州阳信人。试补刑部掾。 兄世袭谋克,兄死,琦承袭。
正大六年,秦、蓝总帅府辟琦为安平都尉粘葛合典下都统兼事。其冬,小关破,事势已迫。
琦常在合典左右,合典令避矢石,琦不去,曰: “业已从公,死生当共之,尚安所避耶。 ”哀
宗迁归德,汴京立讲议所,受陈言文字,其官则御史大夫纳合宁以下十七人,皆朝臣之选,
而琦以有论议预焉。时左司都事元好问领讲议,兼看读陈言文字,与琦甚相得。崔立变后,
令改易巾髻,琦谓好问曰: “今日易巾髻,在京人皆可,独琦不可。琦一刑部译史,袭先兄
世爵,安忍作此?今以一死付公。然死则即死,付公一言亦剩矣。 ”因泣涕而别。琦既至其
家,母氏方昼寝,惊而寤。琦问阿母何为,母曰: “适梦三人潜伏梁间,故惊寤。 ”仁卿跪曰:
“梁上人,鬼也。儿意在悬梁,阿母梦先见耳。 ”家人辈泣劝曰: “君不念老母欤?”母止之
曰: “勿劝,儿所处是矣。 ”即自缢,时年四十余。 卷 124 列传第 62:  忠义四 蒲察琦
23 、蒲察乌烈
宗翰来到奚王岭, 与都统杲会面。 杲从青岭出兵, 宗翰从瓢岭出兵, 约定在羊城泺会合。
宗翰带领精兵六千袭击辽帝,听说辽帝从五院司前来抵抗,宗翰加倍赶路,只走了一夜便到
达了,辽主逃跑。宗翰就派希尹等人追击。西京再次反叛,耿守忠带领五千军兵来援救,到
了城东四十里的地方,蒲察乌烈、谷赤皮首先攻打他,杀死一千多人。宗翰、宗雄、宗干、
宗峻相继赶来,宗翰率部下冲击敌军中部,让其他兵士下马在旁边放箭。耿守忠败走,他的
众军被歼灭。宗翰的弟弟扎保迪阵亡。天眷年间,皇上封赠扎保迪为特进。
24 、蒲察阿里不孙
贞佑四年,大元及西夏兵入鄜延,朝议以蒲察阿里不孙为 副元帅以御之。杨云翼言:
“蒲察阿里不孙者,言浮于实。用之必误大事。 ”不听,后果败。 《杨云翼传》
25 、 、列女蒲察氏
蒲察氏,字明秀,鄜州帅讷申之女,完颜长乐之妻也。哀宗迁归德,以长乐为总领,
将兵扈从。将行,属蒲察氏曰: “无他言,夫人慎毋辱此身。 ”明秀曰: “君第致身事上,无
以妾为念。妾必不辱。 ”长乐一子在幼,出妻柴氏所生也,明秀抚育如己出。崔立之变,驱
从官妻子于省中,人自阅之。蒲察氏闻,以幼子付婢仆,且与之金币,亲具衣棺祭物,与家
人诀曰: “崔立不道,强人妻女,兵在城下,吾何所逃,惟一死不负吾夫耳。汝等惟善养幼
子。 ”遂自缢而死,欣然若不以死为难者。时年二十七。 卷 130 列传第 68: 列女
金源故地富察氏宗族考
12
(三) 、元代蒲察氏历史名人
蒲察,是女真的第二大姓,但在元朝时,一部分蒲察氏人改姓为李,如元朝太保益国公
李庭;世称蒲察李五戏曲家李直夫。
1 、太保益国公李庭
李庭,小字劳山,本金人蒲察氏,金末来中原,改称李氏。
家于济阴,后徙寿光。至元六年,以材武选隶军籍,权管军千户。从伐宋,围襄阳。
宋将夏贵率战船三千艘来援,泊鹿门山西岸,诸翼水军攻之,相持七日。庭时将步骑,自请
与水军万户解汝楫击之,斩其裨将王玘、元胜。河南行省承制授庭益都新军千户。宋襄阳守
将吕文焕以万五千人来攻万山堡,万户张弘范方与接战,庭单骑横枪入阵,杀二人,枪折,
倒持回击一人坠马,庭亦被二创,复夺后军枪,裹创力战,败之。
八年春,真除益都军千户,赐号拔都兒。与宋兵战襄阳城下,追奔逐北,直抵城门,流
矢中左股而止。九年春,攻樊城外郛,砲伤额及左右手,夺其土城,遂进攻襄阳东堡,砲伤
右肩,焚其楼,破一字城。文焕麾下有胖山王总管者,骁将也,庭设伏诱擒之,以功授金符。
十年春,大军攻樊城,庭运薪刍土牛填城壕,立云梯,城上矢石如雨,庭屡中砲,坠城下,
绝而复苏,裹创再登,如是者数四,杀获甚多。樊城破,襄阳降,以功授金虎符,为管军总
管。
十一年九月,从伯颜发襄阳,次郢州。郢在汉水东,宋人复于汉水西筑新郢,以遏我
军。黄家湾有溪通藤湖,至汉水数里,宋兵亦筑堡设守备焉。庭与刘国杰先登,拔之,遂荡
舟而进,攻沙洋、新城。砲伤左胁,破其外堡,复中砲,坠城下,矢贯于胸,气垂绝,伯颜
命剖水牛腹纳其中,良久乃苏。以功加明威将军,授益都新军万户。师次汉口,宋将夏贵锁
战舰,横截江面,军不得进,乃用庭及马福等计,由沙芜口入江。武矶堡四面皆水,庭决其
水而攻之,大军渡江,武矶堡亦破。遂从阿术转战至鄂州,顺流而东。十二年春,与宋将孙
虎臣战丁家洲,夺船二十余,宋军溃,以功加宣威将军。宋兵断真州江路,庭焚其船二百余,
击斩其护岸军。闻夏贵欲由太湖援临安,亟出兵逆战裕溪口,败之。诸军攻常州,庭鏖战,
夺北门而入。
十三年春,至临安,宋主降,伯颜命庭等护其内城,收集符印珍宝,仍令庭与唐兀台
等防护宋主赴燕。世祖嘉其劳,大宴,命坐于左手诸王之下、百官之上,赐金百锭,金、珠
衣各一袭,仍谕之曰: “刘整在时,不曾令坐于此,为汝有功,故加以殊礼,汝子孙宜谨志
之勿忘。 ”继有旨: “汝在江南,多出死力,男兒立功,要在西北上也。今有违我太祖成宪者,
汝其往征之。 ”乃别降大虎符,加镇国上将军、汉军都元帅,仍命其次子大椿袭万户职。庭
至哈剌和林、晃兀兒之地,越岭北,与撒里蛮诸军大战,败之。移军河西,击走叛臣霍虎,
追至大碛而还。诸王昔里吉、脱脱木兒反,庭袭击,生获之,启皇子只必帖木兒赐之死。复
引兵会诸王纳里忽,渡塔迷兒河,击走其余党兀斤末台、要术忽兒等,河西悉平。
十四年,入朝,世祖劳之,赐以益都居第、单河官庄、钞万五千贯及弓矢诸物,拜福
建行中书省参知政事。改福建道宣慰使。召赴阙,备宿卫。十七年,拜骠骑卫上将军、中书
左丞,东征日本。十八年,军次竹岛,遇风,船尽坏,庭抱坏船板,漂流抵岸,下收余众,
由高丽还京师。士卒存者十一二。继以父殁,归益都,召拜中书左丞、司农卿,不赴。
二十四年,宗王乃颜叛,驿召至上都,统诸卫汉军,从帝亲征。塔不台、金家奴来拒
战,众号十万,帝亲麾诸军围之,庭调阿速军继进,流矢中胸贯胁,裹创复战,帝遣止之,
乃已。令军中备百弩,俟敌列阵,百弩齐发,乃不复出。帝问庭: “彼今夜当何如?”庭奏:
“必遁去。 ”乃引壮士十人,持火砲,夜入其阵,砲发,果自相杀,溃散。帝问何以知之,
金源故地富察氏宗族考
13
庭曰: “其兵虽多,而无纪律,见车驾驻此而不战,必疑有大军在后,是以知其将遁。 ”帝大
喜,赐以金鞍良马。庭奏: “若得汉军二万,从臣便宜用之,乃颜可擒也。 ”帝难之,命与月
兒鲁蒙古军并进,遂缚乃颜以献。帝既南还,庭又亲获塔不台、金刚奴,以功加龙虎卫上将
军,遥授中书省左丞。二十五年,乃颜余党哈丹秃鲁干复叛于辽东。诏庭及枢密副使哈答讨
之,大小数十战,弗克而还。既而庭整军再战,流矢中左胁及右股,追至一大河,选锐卒,
潜负火砲,夜氵斥上流发之,马皆惊走,大军潜于下流毕渡。天明进战,其众无马,莫能相
敌,俘斩二百余人,哈丹秃鲁干走高丽死。拜资德大夫、尚书左丞,商议枢密院事,官其长
子大用,仍赐钞二万五千贯。庭因奏: “今汉军之力,困于北征,若依江南军,每岁二八放
散,以次番上,甚便。 ”帝可其奏,令著为令。宗王海都将犯边,伯颜以闻,帝命月兒鲁与
庭议所以为备,庭请下括马之令,凡得马十一万匹,军中赖其用。拜荣禄大夫、平章政事,
商议枢密院事,提调诸卫屯田事。
三十一年春,世祖崩,月兒鲁与伯颜等定策立成宗,庭翊赞之功居多。成宗与太后眷遇
甚至,每进食,必分赐之,大宴仍命序坐于左手诸王之下、百官之上,赐以珠帽、珠半臂、
金带各一,银六铤,庄田诸物称是。奉旨整点江浙军马五百三十二所,还,入见,成宗亲授
以衣,慰劳之。
初,武宗出镇北边,庭请从行,成宗悯其老,不许,赐钞五万贯,依前荣禄大夫、平
章政事,商议枢密院事,提调诸卫屯田,兼后卫亲军都指挥使。奉旨北征怀都,至野马川而
还。俄有中使传旨拘汉军之马,以济北军,且令焚其鞍辔、行粮诸物。庭因感疾,诏内医二
人诊视之,疾稍间,扈从上都,特降旨存护其家。大德八年二月卒。至大二年,赠推忠翊卫
功臣、仪同三司、太保、上柱国,追封益国公,谥武毅。
子大用,同知归德府事,以哀毁卒。大椿,袭职佩金虎符,为宣武将军、益都新军万
户,戍建康。大诚,袭职后卫亲军都指挥使。
2 、蒲察李五戏曲作家李直夫
李直夫,姓蒲察)氏,元代戏曲作家。本姓蒲察,世称蒲察李五,女真族人。寄居德
兴府(今河北涿鹿县) 。生卒年不详,仅知为至元、延□间人。曾任湖南肃政廉访使,与当
时著名文学家元明善有交往。著有杂剧 12 种,今存《便宜行事虎头牌》1 种,又《邓伯道
弃子留侄》一剧,仅存第 2 折曲词两段。 《虎头牌》写女真族人山寿马自幼父母双亡,由叔
父银住马抚育成人,后以军功升任兵马大元帅,掌虎符金牌,有便宜行事、先斩后奏大权。
银住马镇守夹山口,违反军令,贪酒失地。山寿马拒绝婶娘、妻子和部属的求情,依法惩罚
叔父,事后又同妻子牵羊担酒去给叔父暖痛。作品歌颂了山寿马法不徇私的优良品德,也真
实地表现了他责打叔父时痛苦而复杂的心理:打的来一棍子,一刀锥,一下起,一层皮。他
去那血泊里难禁忍, 则着俺交椅上怎坐实! 这是一部女真族作家描写女真族生活的优秀剧作,
具有浓厚的民族色彩。 它不仅记述了一些女真族的风俗习惯, 而且剧本第二折还采用了不少
源出女真族音乐的曲牌。这一折在元、明间颇为流行,通名十七换头,它和王实甫《丽春堂》
的十二换头同著称于时。
附: 便宜行事虎头牌 【元代杂剧】
朝代:元代 作者:李直夫 原文:
第一折
(旦扮茶茶引六儿上)([西江月]词云)自小便能骑马,何曾肯上妆台?虽然指粉不施来,别
金源故地富察氏宗族考
14
有天然娇态。若问儿家夫婿.腰悬大将金牌。茶茶非比别裙钗,说起风流无赛。自家完颜女
直人氏, 名茶茶者是也。 嫁的个夫主乃是山寿马, 现为金牌上千户。 今日千户打围猎射去了。
下次孩儿每!安排下茶坂。则怕千户天也。(冲末扮老千户同老旦土,云)老夫银住马的便的。
从离渤海寨,行了数日,来到这夹山口子。这里便是山寿马的住宅,左右接了马者。六儿,
报复去,道叔叔婶子来了也。(六儿报科)(旦云)道有清。(见科,云)叔叔婶子前厅上坐,茶茶
穿了大衣服来相见。(旦换衣、拜科,云)叔叔婶子,远路风尘。(老千户云)茶茶,小千户那
里去了?(旦云)千户打围射猎去了。(老千户云)便着六儿请小千户来,说道:有叔权婶子,
特来看他哩。(旦云)六儿,快去请千户家来!叔权婶子,且请后堂饮酒去,等千户家来也。
(同下)(正末扮千户。引属官踏马上,诗云)腰横辘轳剑,身被鹔鸘裘。华夷图上看。惟俺最
风流。自家完颜女直人氏,姓王,小字山寿马,现做着金牌上千户,镇守着夹山口子。今日
天晴日暖无甚事,引着几个家将打围射猎去咱。
(唱) 【仙吕】 【点绛唇】一来是祖父的家门,二来是自家的福分,悬牌印。扫荡征尘,将
勇力拖逞尽。
【昆江龙】几回家开旗临阵。战番兵累次建功勋。怕不的资财足备,孳畜成群。长养着百
槽冲锋的惯战马,掌管着一千户屯田的镇番军。我如今欲待去清愁闷,则队得飞鹰走犬,逐
逝追奔。 (六儿上,云)来到这围场山。兀的不是?爷,家里有亲眷来看你哩。(正末云)六
儿,你做甚来?(六儿云)有亲眷来了也。
(正末唱) 【油葫芦】疑怪这灵鹊儿中在枝上稳。畅好是有定准,(云)六儿,来的是甚么亲
眷?(六儿云)则说是亲眷。不知是谁。(正末唱)则见他左来右去再说不出甚亲人。为甚么叨
叨絮絮占着是迷丢没邓的混?为甚么獐獐狂狂便待要急张拒遂的褪?眼脑又剔抽秃揣的慌,
品角又劈丢扑搭的喷,只见他蹅蹅忽忽身子儿无些分寸,觑不的那奸奸诈诈没精神。
(六儿云)待我想来。(正末唱) 【天下乐】只见他越寻思越着昏,敢三魂失了二魂。(带云)
我试猜波。 (唱)莫不是铁哥镇抚家远探亲?(六儿云)不是。 (正末唱)莫不是达鲁家老太君?(六
儿云)也不是。(正末唱)莫不足普察家小舍人?(六儿云)也不是。(正末唱)莫不是叔叔婶子两
口儿来访问? (六儿云)是了,是权叔婶子哩!(正末云)是叔叔婶子?且收了断场快家去来。
(下)(老千户同老旦上,云)怎么这时候千户还不见来?(旦云)小的门首觑者,千户敢待来也。
(正末上,云)接了马者!茶茶,叔叔婶子在那里?(做拜见科)(老千户云)孩儿,相别了数载,
俺两口儿好生的思想你哩!今日一径的米望你也。(正末云)叔叔婶子请坐。
(唱) 【醉中天】叔叔你鞍马上多劳困,婶子你程途上受艰早,一自别来五六春,数载家无
音信。则这个山寿马别无甚痛亲,我一言难尽,来探你这歹孩儿索是远路风尘。 (老千户
云)孩儿,想从小间俺两口儿怎生抬举你来?你如今峰嵘发达呵,你可休忘了俺两口的恩念,
(正末云)叔叔婶子,你孩儿有甚么不知处?
(唱) 【金盏儿】我自小里化了双亲,忒孤贫,谢叔叔婶子把我来似亲儿般训。演习的武和
文,我如今镇边关为元帅,把隘口统三军。我当初成人不自在,我若是自在不成人。 (云)
小的一壁刲羊宰猪,安排筵席者!(外扮使命上,云)小官完颜女直人氏,是天朝一个使臣。
为因山寿马千户,把守夹山口子,征伐贼兵。累著功绩,圣人的命,差小官赍敕赐他。可早
来到他家门首也。左右接了马者!报复去,道有使命在于门首。(六儿报科)(正末云)妆香来。
(跪科)(使云)山寿马,听圣人的命!为你守把夹山口子,累建奇功,加你为天下兵马大元帅,
行枢密院事;敕赐双虎符金牌带者,许你便宜行事,先斩后闻;将你那素金牌子,但是手下
有得用的人,就与他带着,替你做金牌上千户,守把夹山口子,谢了恩者!(正末谢恩科,
云)相公鞍马上劳神也。(使云)恭喜相公得此美除!(正末云)相公吃了筵席呵去。(使云)小官
公家事忙,便索回去也。(正末送科,云)相公稳登前路。(使云)请了。正是:将军不下马。
各自奔前程。(下)(正末云)小的,筵席完备未曾?(六儿云)己备下多时了也。 (老千户云)夫人,
恰才天朝使命,加小千户为天下兵马大元帅。我听的说道。将他那素金牌子,就着他手下得
金源故地富察氏宗族考
15
用的带了,替做千户。我想起来,我偌大年纪,也无些儿名分。甲首也不曾做一个。央及小
姐和元帅说一声,将那素金牌与我带着,就守把夹山口子去呵,不强似与了别人?(老旦云)
老相公,你平生好一杯酒,则怕你失误了事。(老千户云)夫人,我若带牌子做了千户呵,我
一滴酒也不吃了。(老旦云)你道定者!(老千户云)我再也不吃了。(老旦云)既是这般呵,我对
茶茶说去。(老旦见旦云)媳妇儿,我有一句话,可是敢说么?(旦云)婶子说甚话来?(老旦云)
恰才那使臣言语, 将双虎符金牌, 与小千户带了。 那素金牌子, 着他手下有得用的人与他带。
比及与别人带了,与叔叔带了可不好那?(旦云)婶子说的是,我就和元帅说。(旦见正末,云)
元帅,恰才叔叔婶子说来,你有双虎符金牌带了,那素金牌子,着你把与手下人带。比及与
别人带时,不如与了叔叔可也好也。(正末云)谁这般说来?(旦云)婶子说来。(正末云)叔叔平
日好一杯酒,则怕他失误了事。(旦云)叔叔说道,他若带了牌子,做了千户呵,他一滴酒也
不吃了。(正末云)既然如此,将那素金牌子来。叔叔,恰才使臣说来,如今圣人的命,着你
孩。儿做的兵马大元帅,敕赐与双虎符金牌,先斩后奏,这素金牌子,着你孩儿手下有得用
的人,就与他带了,做金牌上千户。我想叔叔幼年,多曾与国家出力来。叔叔你带了这牌,
做了上千户,可不强似与别人?(老千户云)想你手下多有得用的人,我又无甚功劳,我怎生
做的这千户?(正末云)叔叔休那般说。
(唱) 【一半儿】则俺那祖公是开国旧功臣,叔父你从小里一个敢战军,这金牌子与叔父带
呵,也是本分。见婶子那壁意欣欣,(云)叔父,你受了这牌子者!(老千户云)我可怎么做的?
(正末唱)我见他一半儿推辞一半儿肯。 (老千户云)元帅,难得你这一片好心。我受了这牌
子者。(正末云)叔叔,你受了牌子,便与往日不同,索与国家出力,再休贪着那一杯儿酒也。
(老千户云)你放心,我带了这牌子呵,我一点酒也不吃了。(正末云)如此恰好。
(唱) 【金盏儿】我为甚么语谆谆,单怕你醉醺醺,只看那斗来粗肘后黄金印,怎辜负的主
人恩。但愿你扶持今社稷,驱灭旧妖氛。常言道"家贫显孝子,国难识忠臣"。 (老千户云)
我则今日到渤海寨,搬了家小。便往夹山口镇守去也。(正末云)叔叔,则今日你孩儿往大兴
府去。叔叔去取行李,路上小心在意者!
(唱) 【赚煞】则今日过关津,度州郡,

2|0